新闻中心 NEWS
  • 工程展示
  • 联系我们
小型水电站与环境保护是和谐统一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8.07.24    浏览次数:190次

最近不少主流媒体随环境保护部门口诛笔伐小型水电站,各级政府也纷纷响应,大有关停全国小型水电站的气势,而负责统管全国小水电的水行政主管部门也在主动找问题,打自家的孩子,不管是有错的还是没错的。 我个人本是环境保护的支持者,也长期在关注绿色水电和积极研究绿色水电设计、设备技术。但作为从事小水电工作48年的科技工作者,我想弱弱地问一句,你们懂小水电吗?且不论小水电的功绩,单说小型水电站不同类型的实际数量,估计就没有人能说清楚,要真正解决小型水电站影响生态问题,需要严谨的科学态度。为了科学对待小型水电站的功过,处理好可再生绿色能源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我觉得应该花一点时间在此与大家共同探讨一下小型水电站的几个基本慨念。

 

1、小水电本就不等同小型水电站。小型水电站的定义是总装机在50MW(50MW)以下装机的水电站,国际上定义为15MW以下装机的水电站。但实际上对于单机100kW以下的水电机组又划归微型机组,俗称微水。所以真正属于小型水电站的并没有4.7万座。而如今中国水行政部门的官方表述,总装机50MW(50MW)以下水电站统称为农村水电站。

 

上世纪90年代前,国家电网无能力保障山区人民基本用电需求,为发展山区县域经济,宣传党的政策,造福人民,各山区县不等不靠,组织发动群众,投工、投劳建设了大批小型水电站,形成独立的发、输、供电体系,统称为小水电,其包含电站、电网和供电。改革开放后改称为农村水电。所以,小水电不等于小型水电站。

 

2、小型水电站分为坝后式、河床式和引水式。坝后式及河床式只要发电就有水进入河道,基本不存在长期河道断流问题,而上世纪80年代以前建设的坝后式电站多是大兴农田水利和治水的副产品,造成河道断流的是水库,而不是小型水电站,这里面就有粮食和防洪重要,还是环保生态重要的问题;80年代以后建设的坝后式电站虽是以发电为主,但多在初步设计报告中明确注明有防洪、灌溉功能,且部分水电站在平常是否能发电取决电力调度,这一问题长江三峡水电站也曾发生过,即到底是电调服从水调,还是水调服从电调,电站只有执行的能力。

 

河床式电站是直接建设在河道上,现在南水北调工程渠道上就建有多座这种类型的电站。会不会造成河道断流就不用解释了。

 

引水式电站分为长引水与短引水,短引水式电站一般也就引水几十到几百米,那么真正可能造成河道局部断流的只有长引水式电站,这种电站全国到底有多少座,环保工作者和媒体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没有?但决不应该是小型水电站的主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显然不是科学的态度。坝后式电站及河床式电站对环境具有一定的保护作用是毋容置疑的,如堰塞湖、天池都是大自然建造的水库,就是绿水青山。长引水式水电站才是我们环保部门和媒体应该重点关注的。

 

3、长引水式电站多选择底栏栅坝,就是我们俗称的漫水坝,属溢流坝型。因为建这种坝投资省、建设周期短、开挖量少(环保),还可解决山民过河问题,应该是最环保和亲民的坝型之一。类似的溢流坝型近几年在城镇河道中大量兴建(如橡胶坝),早已成为城镇景观的一部分。如果将这样环保、亲民的大坝炸掉,是不是有一点简单、粗暴。科学的设计、建设生态流量泄放设施才是我们应该对河流生态负责的态度。

 

4、对于小型水电站的建设国家是有严格的基建程序!首先是国民经济发展规划、电力发展规划、电网规划和水能规划,在电力发展规划和电网规划中有明确的电源点和变电站位置选定,以上规划都由发改委(计委)牵斗,邀各相关部们和各行业专家组织多轮审查、修改、定稿,报各级政府批准。一句无序建设就能否定这么多科学工作者的辛勤劳动,显然对前辈不够尊重。

 

然后根据规划进行可行性研究工作、初步设计工作和技术施工设计工作,设计院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时间,而从可研到初步设计,经历了各级政府组织的无数次的专家论证和严格审查。从现场查勘到到地质、测量,从水能分析计算到坝址的选定到坝型的确定,无不体现我国水电工作者的智慧,他们的辛勤劳动才确立了世界水电大国的地位。后期还有政府组织的各阶段验收和最终的竣工验收,都是有法可依,有据可查。虽然部分地区在改革开放后出现过四无电站现象,但也都已经过整治并取得阶段性成果。

 

5、绿色水电、生态流量并不是全新理念,我们还是孩童的时候就从公开发行的科普书籍里见过苏联设计的过鱼设施(鱼道),大学毕业后也曾关注过三峡水利枢纽过鱼设施的争论,最近几年更是十分关心亲鱼水轮机的研究(现在叫绿色水轮机),而在这方面我国的科学工作者已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不少的技术发明专利,这则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推广。坝下雍水解决生物多样性问题也并非创新,我国智慧的劳动人民几百年前就想出了很多简单而可行的方法,如梅花桩式的过河方式,就起到了很好的雍水作用。技术性雍水本身就是一种生态修复的手段,在国际上也是广为推广。

 

6、不是所有的河流都长年有水,这应该是一个常识。有很多山区河流就叫干河,大干河。一般不能建高坝大库的电站拦水部分多建在季节性河流上,不是所有的水电站都需要专门的生态流量泄放设施,很多水电站发电尾水就可保证生态流量泄放;我国迥游鱼类数量本身就很少,山区河流则更少,且多可以人工繁殖,三峡水电站的经验可以推广。

 

7、小型水电站经几十年的运行,大多已溶入大自然,且已成为青山绿水的一部分。不少小型水电站的大坝已成为联结河道二岸的桥梁,输水渠道成为动物的饮水水源地,电站厂区成为旅游景点。 有的电站还成为红色教育和学校技术培训基地,是人类的宝贵财富。简单的无序、断流就要关停实与绿水青山有悖。小型水电站本质上既是可再生能源,更是优质的绿色能源;水能资源是全人类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不加以充分利用。对水库的指责不应转嫁到小型水电站身上,这不公平。

上一个:成都打造26个“花园式特色街区”     下一个:交通运输系统升级改造是建设智慧城市关键     返回上一级